猶太大屠殺與南京大屠殺比較與華人學者的使命

紐芬蘭紀念大學醫學院王培忠博士

 

        前天我應邀參加一個在多倫多舉行的紀念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75周年的活動。因為自己是醫學健康科研人員,活動主辦方希望我能介紹一下有關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健康方面的研究。為此,在出席活動之前我認真查尋了在PUBMED權威數據庫閱中正式發表的相關研究。但結果令人非常失望,除了幾篇評論性文章,有關研究幾乎是零。因此,鑒于南京大屠殺與猶太人大屠殺的相似之處,我只好查尋有關猶太人大屠殺的有關研究,結果發現幾百篇相關論文。 差別之大,讓我難以置信。

 

        自日軍1937年12月13日攻陷南京開始的6周內,當時的中國文明古都經歷了慘絕人寰的生靈涂炭,30萬中國平民及軍人被殺害,2萬中國婦女遭日軍奸淫,南京城的三分之一被日軍縱火燒毀。這也就是后來被稱作為的南京大屠殺。但南京大屠殺只是日軍在中國滔天罪行的一部份,據官方及史學者估計日本侵略戰爭造成約3000萬 人死亡。日軍的罪行不僅僅是中國人的生命損失,南京大屠殺也給幸存者及其后人帶來精神肉體上痛苦也是巨大的。遺憾的是,我們對此了解甚少。因為南京大屠殺離我們越來越遙遠,中國學者已經失去了許多寶貴的時機,相關研究也越來困難。但在我們力所能及范圍內,還是可以做一些事情的。也許這是另外一種紀念南京大 屠殺的方式,這方面需要全社會關注與參與。

 

有關猶太人大屠殺研究顯示,經歷這場大屠殺的幸存者出現精神障礙及自殺的比例明顯增高。比如,Barak2005年的研究報告表明,經歷大屠殺猶太老人的自殺行為(Attempted suicide) 是參照組的3倍非別是24%8%。再如,2008年的一項對在納粹時期出生的猶太人進行追蹤研究,結果顯示腫瘤發病明顯增加。此外,也有研究顯示猶太人大屠殺有跨代影響,父母的經歷也對下一代的造成陰影。

 

通過對猶太人大屠殺研究總結,科研人員也吸取了許多教訓,這里最值得一提的是60多年前年美國學者亞歷山大(Leo Alexander)在頂級醫學期刊《新英格蘭雜志》發表了題為獨裁下的醫學研究論文。文章中描述了納粹時期德國醫生用猶太人做人體實驗的罪行。亞歷山大及其同事的工作對后來的醫學研究的道德規范制定奠定了基礎,這也就是今天大家知道的紐倫堡生命科學研究準則。紐倫堡生命科學研究準則其核心部分為自愿,無傷害,及隱私。因此它是以極為慘痛的的代價換來的。

 

        日本731部 在東北對中國人進行人體實驗的規模為數千人,其種類遠遠超過當年納粹對猶太人的人體實驗。比如,當年一名日本的博士研究生的論文完全基于在中國的人體實驗。目前連中國人對這段這些歷史的了解不足,更何況外國人了。在這方面我國的歷史學家及其他科研工作者,肩負著重要使命,有很多工作要做。海外的華人也應 發揮其語言優勢同國內學者配合,將日本侵華戰中的罪行告知世界,避免悲劇重演而造福后人。  

 



 

 

 

 
       
         
   
 
       
       

 


 
安徽时时彩一天几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