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女子搓麻將.現代中國縮影.劉溢解畫

星島日報記者 韓錦萍

準備進軍嘉德中國秋季拍賣

多倫多畫家劉溢的一幅題為「2008-北京」的巨幅油畫在今年3月的紐約藝術博覽會上引來無數參觀者駐足觀賞。小小的展臺前總是水泄不通,引來保安單位責令擴大展位面積,更引來CNN電視臺前來報道。現在,他又憑此畫與國際著名的嘉德拍賣行簽約,準備進軍嘉德在中國的秋季拍賣。

「2008-北京」劃的是幾個裸體的中外女子在玩一種古老的中國遊戲——麻將。畫家功力深厚的古典繪畫技法加上絕妙大膽的超現實主義表現手法,注定會吸引人的目光,但其中的隱喻及深藏的政治意味,恐怕只有有心人才能領悟。

談到此畫的構思,劉溢說,2008年奧運會將在北京舉行,西方人把奧運會叫做Olympic Games,這幅「2008-北京」劃的也是Game。他近來一直醉心研究中國近一百年的歷史,為了表現這段歷史,他選擇了傳統的麻將Game,同時畫的左上角,最隱暗處是一幅似是而非的毛澤東標準像,但劃著孫中山的鬍子和蔣介石的光頭,也是這段歷史的組合。

劉溢認為從八國聯軍用槍炮打開中國的大門,到以後的中國對外開放,中國一直都不是主動的,而是被迫地接受著外來的一切,且一直都抱著抗拒的心理。國際間一種公認的遊戲準則,叫做「Fairplay」(公平競爭),但中國直到現在都還沒有做好準備按照這一規則行事。正如畫中的一個東方女子,開了一個東風明槓,這象徵著中國在崛起的事實,但那個女子還是明顯有些不規矩的小動作。

相反畫中那個外國女郎,雖然也來攙和中國的遊戲,卻信心全無躺在那裡,因為她少抓了一張牌,這在麻將中被叫做「相公」、「配打」。這說明外國人雖然進入中國了,但對中國的遊戲規則還不理解,因此她們難免會有失手。劉溢認識的一些到中國做生意的老外便常抱怨會迷失在中國的一套特殊社會政治系統中。

心中滋長仇富心理

畫中還有一位進城打工的農村姑娘,她臉上有些迷惑也有些不滿,她手中握著一把明晃晃的水果刀。她代表的是中國的農民和下層的勞動者,他們是中國崛起的的生力軍,可是長久以來卻被忽視,被不公平的對待,因此一種仇富心理在他們心中滋長。這是中國一種潛在的社會危機,而這種危機是中國的政治系統造成的。

劉溢這幅作品中所蘊含的政治意味,讓人聯想到當前許多中國的藝術創作中被國際社會所接納的往往是一些帶有政治色彩的作品,不僅在繪畫領域,在電影、文學等領域也存在同樣的現象。今年三月剛剛落槌的紐約亞洲當代藝術品拍賣上,張曉剛的「同志120號」拍出了中國當代藝術品歷來最高價位——97萬多美元,其他的一些政治波普(一種新的藝術潮流。結合前衛與後現代主義的創作風格。)繪畫也在刷新著中國當代藝術品價位的紀錄。

劉溢認為,國際社會之所以選擇了它們,或多或少摻雜了些政治同情的因素。

英雄主義會被幽默消滅

劉溢並不諱言藝術走出熔[email protected]步往往是靠政治,如中國曾經出現的傷痕文學、傷痕繪畫等,都是這樣。他說,他並不欣賞這麼做,但這很正常。不能說這些與政治有關的作品就完全沒有藝術性,因為這不是藝術家的選擇,而是這些藝術家被國際市場所選擇,既然被選擇了就會盡量劃得好些。但只要中國人還拿不出一種純藝術的東西來被世界所認同,這就不能算是中國人的光彩。

劉溢絕大部分作品都不涉及政治,他自信不必依靠這些。如今他的畫作在北美主流藝術市場擁有眾多收藏者,靠的是高超繪畫技法和獨特想像力。他的畫中更多的是幽默、輕鬆和妙趣橫生。用他的話說,無論是現在還是將來,英雄主義都會被幽默所消滅。

說起劉溢的幽默,這可能來源於他骨子裏天津人的特質。生長在相聲人才輩出的天津,劉溢打趣地說﹕「我也本該去說相聲,在中學時我就說過相聲,沒想到劃畫一路坦途,埋沒了我說相聲的天份。」就連他是如何走上繪畫的道路,劉溢都給自己找了一個絕妙的借口。他說,媽媽叫石書琴(詩書琴),爸爸叫劉連棋,按照詩書琴畫的說法,他媽媽佔了三樣,只給他留了畫,按照琴棋書畫的說法,他爸爸連棋都佔去了,他也就只剩劃畫了。

文化衝突就是幽默

劉溢曾經嚴肅地研究過幽默,著有《幽默哲學論》一書,出版過幽默畫集《幽默解語》和《智慧集》。他把他的畫叫幽默畫,而非漫畫,因為他的畫不是為了諷刺和針貶時弊,而是為了探究人生的哲理。來加拿大後,他也常用打油詩來調侃北美生活狀態,讀來令人捧腹。他說,文化衝突本身就是幽默。

劉溢是中國中央美術學院78級油畫系的學生,也就是文革後恢復高考的第一批藝術類大學生,當時符合資格的考生有2,000人,篩選800人進京參加三天的考試,最後只錄取了12人,在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情況下,能到達彼岸的這些人可以說都是大才子。

劉溢在美院一年級時劃的炭條大衛像,就已經是當時全國美術教材的範本。屈指算來他們班上,如今活躍在中國畫壇,鼎鼎大名的重量級人物就有一多半,如陳丹青、楊飛雲、王沂東、曹力、朝戈、夏小萬等。現任中國美術家協會主席、油畫大師靳尚誼就是他們的老師。

加拿大藝術家十傑

已在多倫多居住了15年的劉溢,在專業圈子之外的華人社會還很少被人知曉,但他在主流美術界卻早已站穩了腳跟。10年前,他就加入了安省美術家協會,且是該協會125年來,第一位獲全票進入的畫家。今年,北美藝術電視頻道Bravo把他作為加拿大藝術家十傑予以報道。

闊別中國15年,劉溢一直在異鄉潛心作畫,如今好像一位隱士要出山,劉溢正在對中國的市場投石問路,從他的博客和藝術論壇來看,已經是人氣急升。用劉溢的話說,「藝術家就應該是關起門來折磨自己,打開門來嚇唬別人。」意思是藝術家只要耐得住艱辛和寂寞,潛心創作,必有驚人之作。

去年起中國當代藝術品收藏開始大熱,五六十年代出生的藝術家唱主角,曾經地下潛伏的如今紛紛登堂入市。有人預測,2006年藝術市場將是中國當代藝術品年。劉溢的北京嘉德秋季拍賣,人們拭目以待。




 
 
   
 
 
   
 
       
       
       
       
       
       
       
       
       
       
       
   
 
 
 
   
       
       
       
       
       
       
       
       

 


 
安徽时时彩一天几期